游园惊梦1

“一张机,朦胧轻雨晨光熹。懒起弄发绾簪笈,搽烟画钿黛眉低……”吹面不寒的二月春风轻拂着台上唱曲少女轻云样的水袖,她的歌声裹在渐浓的春意里,软绵绵的嗓音就和着滚珠儿般响着的扬琴染了些春暖。

“两张机,洛水寄书难寻觅。天涯望穿相思系,水急鸳鸯难同栖。青瓷玉凉,百结柔肠,恨君游子意……”唱曲的少女就着乐声清泠开始轻柔旋舞起来,她清颜轻语,青丝墨染,手中花扇,翩若鸾飞,粉云似的裙衫烘云托月地衬着她舞者的身姿。倒是眉心微锁着,像曲儿里唱的那般“有所思”状。梅红色漆就的舞台前临时搭起的小茶棚,此时也渐渐坐满了人。

“真不愧是七秀的弟子啊,好像仙女下凡!我来一趟扬州能饱这眼福、耳福,真真三生有幸!”...

今天做文化差异相关的PPT,收集了不少世界各地名曲。对这首印尼船歌《星星索》印象颇深。

歌曲也像明丽的风光和泛波的小舟般轻盈梦幻,整首歌都被一种“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的感觉轻轻包围着,由风儿轻轻吹动船帆唱到与恋人见面,也是与“关关雎鸠”的起兴异曲同工。


致2013听写大会

朝雨静落 断桥边花谁人撷英嫏嬛枝桠
孤勇战酣 破竹一划式微归去碎天涯
南风轻扬 素衣怒马羽扇翕合摇醒碎沙
甫畅遥襟意正恰 无力回天气未煞
蓝光耀荣华 赤领辉映白山下
切磋琢磨意志坚韧如铁 岂料终在殊途别
淮水扬起千帆 青竹傲骨盈翠园
裙钗安之若素 须眉亦非等闲
霜重封前路莫叹风流尽散 提笔吟楚天 归鸿翼远
“我的精力是全部放在下一场比赛上的。”
“北京,我来了!”
“所有的人都不是天生都那么强,而是需要后天的积累和磨练。”
“没关系,我相信我的队友。”
浅笑莫愁 云间新佳珠玑乌墨不负韶华
折桂初心堂前画 旌麾遥矗识雄霸
碧水望琼峡 骐骥一跃尚难达
旱山间烈日炙烤石隙罅 盛开了含露的花
折戟沉沙千数 不收残盘誓不还
愿将血泪凝成锋...

联五轴三与联五轴三2

【后面的草稿被窝落在家里了……但还没写完_(:з」∠)_我有罪。来日再补吧,这周的脑洞先存一存_(:з」∠)_】


“哼,真是不可思议!那些愚蠢的庶民竟然被专机接去了联/合国!”下吕阿古哉傲慢而悠闲地玩弄着鬓角的卷发,那张比美女还要明丽的脸上浮现出的轻蔑和不满溢于言表。
“不懂礼数的愚人就算去了联合/国,也如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滑稽。”端坐在对面读书的草津锦史郎头也没抬地回了句。草津在高中时一直是学生会长,是高傲的下吕的上司。虽然他生了张长有吊角眼尖下巴的、富有东方人纤细美的脸,但冷漠的银色短发和严肃的神情又将他衬得十分威严。
“走吧,阿古哉。”草津看了一眼刚响过提示音的手机后起身,“有马来...

【随意填脑洞】联五轴三和联五轴三1(未完卡壳)

“啥?你说这是联/合国的会议室?”说话的这少年刚刚还痞气地弓着腰,吊儿郎当地晃在同伴后面走着,一头不羁的骚粉头发正狂荡地竖在脑袋上,一边耳廓上还箍着两只扎眼的银色耳环——可就是这个形象与联合/国总部肃穆气氛严重不符的不良少年,此时也挺起腰板,瞪大那双好看的眼睛正视起面前的门板。
 “按照随着机票和邀请函寄来的指南书,是这里没错。”与他并肩走着的同伴认真地将手里的小册子审视一番。与他的朋友完全不同,这小伙子着装严肃,浅绿色的头发剪成一丝不苟的齐耳,然而老实的发型却掩不住面容的秀气。
 眼前的白色防盗门上的确是挂着刻有五种语言书就的“联合国会议室”的高档门牌,但画满滑稽涂鸦的门板、...

这是从高中母校的教室向窗外望去看到的景象。我家在山区的小县城里,虽然学校和学校旁边的家都是依山傍水,但这点却给那时的我带来了积压在胸口的惆怅。我曾给老师写信,说感觉自己像笼子里的小鸟,想要飞离这不似泰岳高峻却依旧沉重的石山做的囚笼,飞到更先进更文明的地方,自由自在地翱翔在知识与进步的天空里……【其实我就是想搬点东西不让这里太空顺便玩玩滤镜。

这个是整个高中生涯里我最难忘的班级活动,在老板发的一张卡纸上画下自己的理想~那时大家又画又贴,真是各出心裁。那年那日,花样的青春如蝶儿,翩翩地将一方单调的黑板染上了斑斓。时隔两年,我们已各奔东西,那句“你还记得吗”,我竟再不敢问出口。

《Air》观后感☆纪念最平凡最伟大的往人

最近终于有机会补完了五六年前就想看的一部动画。初识这部作品是在小时候见过的第一本动漫杂志里,有一页上贴了观铃的图,那时的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清新可爱的女孩。三年前的暑假也听了《Air》中的歌曲,像《鸟之诗》《夏影》《青空》《纸飞机云》,夏风中的铃子般跃动的旋律勾画出阳光晴美的夏日小镇,曾令我如此神往。早就听闻这部作品是key社三大催泪弹之一,看过《CLANNAD》的我也猜那大约十个经历生离死别之苦后终于得到回报而大团圆的温馨的亲情友情爱情三位一体的故事,品味之后确是另一番难以释怀的滋味。

这篇着重写的是往人,而其他角色都有一样着实的感动。我把观铃放在心里,自然地就去珍惜生活,无论如何都坚强面...

骡马鸡酱

欧/罗/巴大队的村民们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挂着一位身披铠甲的伟岸男子的画像,他们说这位先生名叫“罗/马”,是他们最崇拜的人。当年,他们还没出生的时候,罗/马就在这村里一小山脚下安了家,那时还没组成大队的欧/罗/巴很不安宁,男女老少都爱械斗,占地方。这位先生越揍越强,把自家土地扩展到几乎占了今天的大半个大队的程度。如今这里的村民都深信,这位先生离开时留下的遗产为他们安家立业提供了很大方便,他们坚信罗/马是他们真正的祖辈。

罗/马走后,只留下两个年纪尚幼的孙儿,双胞胎哥哥叫罗维,弟弟叫费里,当然后来大伙儿都习惯管他们叫“废材”“呆子”。他们俩脸长得一模一样,区分这两兄弟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头上那撮卷毛...

【瞎扯】地球村的乡村爱情 西班牙篇

起因是这样的,暑假的某天咱突发奇想地下了那首《谁是我的新郎》,就那么一放冒出来的全是APH的场面,于是第二天编辑了个很简单的略同步的恶搞视频名曰“地球村的乡村爱情”,已经上传了:av1439077

度娘了一下真的有一位亲写了这个梗,http://tieba.baidu.com/p/1463018310但那位最近的发言也是在12年了,咱很想续写,不造有生之年会不会收到授权啊,先发在这儿吧,呃不造合不合适……

☆勤劳的番茄农安东 一☆

 说到地球村的欧罗巴大队,人都说那儿的人又白又高,可伊比利亚家两兄弟皮肤却晒得那叫一个黑,特别是那个憨憨的安东。安东跟一个大队的村民站一块儿,那家...

© smile星露|Powered by LOFTER